牛客网

第四千零三十四章节 死亡开启

www.l540.com

导读:第四千零三十四章节死亡开启“死亡大道或许是我的转机,我不能再等下去了,野蛮人与人族是死仇,他们之间很难和平共处,那怕是在危险之中,野蛮人也不见得会妥协,我需要自己...

第四千零三十四章节 死亡开启

    第四千零三十四章节死亡开启

    “死亡大道或许是我的转机,我不能再等下去了,野蛮人与人族是死仇,他们之间很难和平共处,那怕是在危险之中,野蛮人也不见得会妥协,我需要自己打开这死亡之塔的大门,而唯一的办法只有死法大道!”一瞬间,刑天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,用自己感悟的死亡大道来开启这座死亡之塔,这是在赌博,赌在这死亡之塔中真得存在远古神魔的残魂,真得有一尊远古神魔的残魂在死亡之城中操纵着一切,只要自己表现出足够强大的死亡大道感悟,这尊残魂绝对会忍耐不住,接引自己进塔,以夺取自

己的身体,让他可以重临世间!

    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,这就是刑天,这就是刑天特有的疯狂,当别人面对绝境时心中有着无尽的畏惧与恐慌,而刑天则能够找到突破的方向,那怕这看起来是一条死路,但刑天依然愿意放手一搏,愿意死中求活,从那无尽的危机之中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血路来!

    “给我开,死亡本源凝!”时间不等人,刑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,一声沉喝,一道死亡本源之力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凝聚,源源不绝的死亡本源被刑天吞噬,转化为死亡大道的种子,凝聚在自己的身体之中,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,刑天就凝聚出属于自己的死亡大道,让自己这尊神魔真身之中又多了一道大道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没有等众人醒悟过来,刑天快速冲到了死亡之塔前,一声沉喝:“给我开!”随着刑天的吼声,一道精纯的死亡大道本源之力从刑天的手中注入到死亡之塔!

    “疯了,刑天这是疯了,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之下要强行闯塔?”看到刑天的举动时,无论是人族也好,野蛮人也罢,第一个反应就是刑天疯了,被压力给压倒了,要不然怎么会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举动,这摆明了是在自取灭亡,没有钥匙也妄想闯塔。

   &n

bsp;不过很快这些人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打脸了,没有钥匙不代表开启不了死亡之塔,在当刑天那精纯的死亡大道本源注入到死亡之塔时,一道幽暗的光芒从死亡之塔的顶端出现,死亡之塔被刑天的这道死亡本源之力给打动了,死亡之塔上的烙印绽放光芒!

    “该死,怎么会这样,刑天明明没有钥匙,怎么会引得死亡之塔异动,难道说死亡之塔并非钥匙才能开启!”人族的一尊强者不由地为之失声,眼睛之全是震骇,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不仅仅是他不明白,所有人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钥匙在我们的身上,刑天这个疯子怎么可能开启死亡之塔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刑天的本源为什么能够勾通死亡之塔!”掌握着开启钥匙的野蛮人此刻也为之失声,也被眼前这一切给震惊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开始怀疑自己手中的钥匙是否是真的!

    “阻止他,不能让这个疯子开启死亡之塔!”很快野蛮人则反应过来,如果让刑天成功了,他们之前的付出就白费了,他们手中的钥匙也就成了废物,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怒吼,一道道的攻击疯狂地向刑天轰杀而去,这个时候,所有的野蛮人都不再理会人族的那些强者,而是集中火力要一举干掉刑天,灭了刑天这个该死的疯子。

    对于野蛮人的疯狂攻击,人族的众人脸上闪过了一道道的变化,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出手阻止这一切,对他们来说同样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,无法看到刑天这个疯子开启死亡之塔,这就是私心,在这关键的时刻,这些人族强者想到的还是自身利益,根本没有从人族大局上着手,对他们来说不愿意看到刑天这个疯子的行动成功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刑天可没有理会人族那些愚蠢的混蛋,没有去在意他们的背叛,其实在刑天看来,野蛮人越是疯狂,自己就越是安全,只要死亡之塔中的残魂对自己有想法,就一定会让自己摆脱这危

机,就一定能够在关键时刻拉自己进入死亡之塔中。外界的威胁越是强大,刑天成功的机会就越大,那尊远古神魔残魂就会急着救下刑天!

    一切正如刑天所猜测的那样,就在那一道道可怕的攻击要轰在刑天的身上时,一道光芒闪过,仅接着刑天的身体消失在了众人面前,刑天被死亡之塔的本源之力接引走了,那野蛮人的疯狂攻击直接落空,一道道攻击狠狠地打在了死亡之塔上,根本没有阻止刑天。

    “混蛋,怎么会这样,刑天那个疯子那里去了?”一瞬间失去了攻击目标后,那些打空的野蛮人不由地怒吼着,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怒意,他们再一次被这突然而来的异变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对于刑天的消失心中感受到浓烈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进去了,刑天这个疯子竟然真得闯进了死亡之塔,他是怎么做到的,为什么死亡之塔会出现这样的变化,难道说我们之间所想到的一切都是假的,死亡之塔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以进去,并非需要钥匙来开启?我们也试试看,如果能够闯进死亡之塔,也没有必要与这些该死的野蛮人死嗑下去,就让他们拿着钥匙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当出现了这样的异变后,人族的诸多强者心中也蒙生了新的想法,他们也不想继续大战下去,而野蛮人在震惊之后,也不得不做出改变,如今刑天这个疯子已经进了死亡之塔,如果他们还是与其他人族强者大战下去,最终好处只会被刑天给拿走。

    “开启死亡之塔,无论如何不能让刑天这个疯子抢先得手,至于其他的人族,这一次就暂且放过他们!”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面对着如此巨大的诱惑时,野蛮人也不得不做出有利的安排,不得不放弃与人族强者血战到底的决心,一切以传承为重。

    犹豫?不,这个时候野蛮人可不会犹豫不决,刑天已经先行一步,已经领先他们,这个时候再犹豫不决,那就是白白浪费时间!只见,一瞬间一道金光从野蛮人之中升

起,瞬间飞向死亡之塔的顶端,这就是钥匙,开启死亡之塔的钥匙,当那金光落在了死亡之塔顶端时,整个死亡之塔发出了一阵的颤抖,大地为之震荡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力量正从死亡之塔中散发出来,死亡之塔开启了,野蛮人终于开启了这座传承之塔!

    “快,冲进去!”当死亡之塔开启时,人族各方势力也不顾得与野蛮人争斗,什么种族大战都没有自身的利益来得重要,一道道身影疯狂地向死亡之塔冲去,人族在这个时候真得疯了,他们的眼中都只剩下了死亡之塔中的传承,其他的一切都被放下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人族如此,野蛮人也是如此,在利益的诱惑之下,没有人能够抗拒得了,而且野蛮人掌握了开启的钥匙,在他们打开死亡之塔的一瞬间,整个野蛮人大军都化为一个整体,快速冲向死亡之塔,如果论其完整性,野蛮人自然要强于人族,他们的团体精神很厉害,可是他们正是因为团队意识太强,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落了下风,被人族众人抢了先机。

    当然,野蛮人也不是白给的,他们也紧落在人族后面一瞬间,一瞬间根本改变不了大势,至少现在是这样子,毕竟刑天已经先大家一步,就算是人族其他强者再先一步也是如此,死亡之塔的开启,对于野蛮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波动,大军依然是进退如一!

    当所有死亡之城中的人族也好,野蛮人大军也罢都冲进了死亡之塔时,他们没有发现,在他们冲进死亡之塔时,整个死亡之城又发生了变化,又是一阵阵的大地震荡,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,死亡之塔的开启,不仅仅是传承那么简单,也是打开了整个死亡之城的本源封锁,整个死亡之城开始全面复苏,整个死亡之城将迎来新的生机。

    在死亡之城全面复苏时,外界的情况则发生了更为惊天动地的变化,一阵阵的大地震荡,整个大地龙脉都在颤抖,地龙在翻身,死亡之城的全面复苏需要庞大的力量,而大地龙脉则是最好的补品,死亡之城正在疯狂地吞噬着大地本源,在

恢复自身。

    当死亡之城全面复苏时,死亡之城的城墙发生了变化,一道道的暗金光芒在涌动着,一道道大道烙印在绽发出强大的光芒,整个死亡之城的气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,那迷雾虽然没有完全消失,可是却也没有恢复,因为死亡之城已经无需迷雾来遮掩天机,死亡之城的防御已经全面开启,从外界想要破开死亡之城的防御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失算了,天地意识失算了,他的算计虽好,可是他小看了刑天,当刑天疯狂地凝聚死亡大道本源,以精纯的死亡大道本源引动了死亡之塔时,他的一切算计都落空了,这个时候,外界的力量想要破开死亡之塔,让刑天的天地人三劫之力全面爆发,让死亡之城的气息加重刑天的大劫,这都落空了,刑天的三劫依然被死亡之塔给遮掩住。

    一线生机,这就是那一线生机,刑天用自己的疯狂抓住了这一线生机,当然,这并不意味刑天的灾难就结束了,这只能说是刑天现在的危机被推后,如果刑天不能够在死亡之塔中壮大自身力量,不能让自己的底蕴变得更加强大,不能抵挡住天地人三劫的绞杀,依然是难逃一死,毕竟天地人三劫是属于刑天大道修行必须面对的考验,这是无法消除的。

    “该死,怎么会这样,死亡之城的力量在增强,它在吞噬大地龙脉,在增强自身,死亡之城中真得有人,他们开启了死亡之城的本源,让这座可怕的至宝在复苏!”

    当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时,就算是再愚蠢的人也明白死亡之城中真得有人,而且这些混蛋已经开启了死亡之城的本源,或许他们正在接受死亡之城的传承,这样的情况如何能不让他们愤怒,如何能不让他们失落,一但这件至宝落入到其他人的手中,一但有人真得掌握了这件至宝,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夺取,这么强大的至宝,谁都不会放手,就算是自家弟子,也不会交出它,对于这样的结果,他们自然是不甘心!

    

;“该死,都是这些野蛮人造成的,如果不是他们愚蠢的保存实力,又怎么可能落后一步,这一步落后,我们就彻底绝了与这件至宝的机缘,一定要给野蛮人一个教训,让他们知道做错事的后果,要让他们为此付出庞大的代价,这是他们戏弄我们的惩罚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无论是人族也好,还是其他种族的强者也罢,都直接将责任推到了野蛮人身上,都认为是野蛮人的愚蠢而坏了大事,他们都本能性地忘记了自己也没有尽全力,如果他们肯用全力,事情同样也会不同,可是任何智慧生灵都是如此,当发生错误时,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推脱责任,而野蛮人之前也承认了错误,所以这个后果要由他们来承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人族也好,其他种族也罢,都本能性地忘记了之前野蛮人已经承担了一切因果,他们已经同意了对方的决定,双方根本没有因果存在,这一次的失败,不能把一切都推在野蛮人身上,也不能由野蛮人来承担一切。道理,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道理可言,当所有人都眼睛发红,都怒气冲霄时,什么道理都是虚的,实力才是一切,也只有实力才能够决定一切,而现在人族也好,其他种族也罢都不想讲道理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